currently reading articles under 以前的随笔

一比四的山水——不真实的画景

不知是从那次的偶然,再细回忆应该是一三年的开春,一家人从兰州开车去张掖。黄昏时候,车子开过永昌,进入河西走廊最开阔的地界——那一片超过一百公里的戈壁滩。时间过了七点,夕阳西沉,在眼前铺开的不是长河落日圆,那是一扇西边鲜艳的门。掏出那时候像素破烂的手机,拍下了下图的照片,那也是无意间第一次在照片中把天空的比例给到足够大。

也是在那次后,我意识到图像中天地比例的不同,就能够决定了不同照片的性格,而天地比4:1的山水,它们的性格就是:不真实的画境。2015年冬天的西湖,抓到了下......

我的二零一四年

二零一四年很妙。

如果用三句话来讲述这一年,他们应该分别是这样的:

其一:一口烟下肚,继续忙碌,像鱼养久了不换水。

其二:一句话扎心,四顾错愕,像鱼吃快了卡咽喉。

其三:一转头决绝,执念一跃,像鱼疯了。

记得辗转半年后,写了一段话在手机上:

一年光景

二十六趟列车,十九班飞机,十一座城

一回执念,一汪明月

太多路上,难免自问幻想

多少挚友,彻夜醉酒欢畅

几许动人,难数故事景象

今路归起点,我已在另一端

脸皮如城墙,反复锤炼

内心若顽石,愈发赤诚

GoodLuck,1900

无论如何,我要做这个决定了。相信这个决定在未来是重要的,不论结果如何。最后的一丝牵挂也已斩断,无论如何,我要做这个决定了。机票已经买好,行李不用太多。昨晚跟小泽已经道了别,在这里唯一的好兄弟,事业有成保重身体。

这船,我下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