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reading articles under 建筑小评

后扎哈时代的舒马赫宣言

在建筑史漫长岁月中,总会有人在某些特定历史时刻,用他们的天赋带领着一众信徒去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潮,用个人英雄主义般的影响力来为共同体纪念碑篆刻新文。细究后,他们的存在方式往往极具规律性。无论阿尔伯蒂还是波洛米尼,亦或柯布希耶、库哈斯或者文丘里,他们的设计作品或理论往往都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引起巨大的质疑与争议,有些甚至深受谴责。而无论他们在后世获得了多少晚辈们的盛赞,这些天才们都深知自己身处漩涡中心的当年,所有的论点与宣言或许仅仅是为了能让自己的设计和理论博得一丝建筑学共同体内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地位。若用这个逻辑来环顾现在所处的时代,帕特里克(Patrik)或许就是那位会在未来被冠以巨大光环的神选之人......

大数字时代革命_序

相信任何对“高迪出品”心怀崇敬的人,都不会愿意将这些建筑与参数化设计扯上丝毫关系。他们说,这是神的美学,是材料、结构与形式完整性下最伟大的自由创造,这一切理应和早已被肆意膨胀与立意扭曲的参数化或数字建造没有丝毫关联。

但无可否认的是,高迪建筑的各种特质,都扎实地踩中了参数化主义所宣讲的所有逻辑要害。形式上,参数化主义的原则是所有的形体单元是可变化的而非僵硬,体系间是有差别且相互关联的,而不是简单的重复和无关元素的拼贴,这些与高迪的形式语言高度统一。而在更深层的要义中,两者也都有同样的认知:每个构成的内容是可变却又被参量限定的,同时它们不趋同所归属的空间却又能相互关联。最使人印象深刻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