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reading articles under 西河轶事

西河轶事{贰} —— 时间洪流(更完)

2009年冬,他正一脸胡茬的呆望着玻璃外浓烈漆黑中划过的白线。它们由近至远在不同的间隔出现,笔直的在黑色中刺过,速度极快但却又均匀,像是有着各自呼吸系统的二维生物。忽闪着,又出现另一种暗红色的线,它们要安静许多,像是在从蜡烛上滚下的蜡滴。许久,红线渐渐的和白色的线交缠在一起,融合成一种发亮的红色,它们变得越来越粗,丢掉了线的形状而慢慢变成一个个忽大忽小的八边形。最终,红色的八边形和漆黑一片的周遭也融化在一起,融化成红与黑。程寒喝下最后一口酒,拧上瓶盖。火车车厢里其他人都已经熟睡,咔嗒咔嗒的声音似乎是助眠的,他也晕乎的眯上了眼,这才发现眼眶中不知何时已溢满,眼睛一闭,一道道的划下来。

在......

西河轶事梗概再写

整体构架:时间跨度从1990年代到2020年的三十年间,从一个些许离奇的小故事描述李程寒的性格和小镇开始。每一个章节,从一个特定的角度切入,来讲述李程寒和他的故事。这些故事最终将会串联出一个巨大的秘密,而且每一章之后,就更加的接近真相。

1.从一个小故事来引出故事中各个人物的性格,并且尝试埋下一个伏笔

2.用交织的时间线引出程寒在同一个地点的三段故事,他在车厢中遇到的流浪汉就是他自己,那本记录着一首诗的小本子是他自己的,他希望自己是一个每天都失忆的人,来忘记一些折磨他的事情。最后当他清醒过来,再次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他最后还是决定不坦然面对。

3.从一段事情的中间引入,事件主人公是程寒。程寒和......

西河轶事{壹} —— 黑鸟

程寒生长在溪河镇,和他一起生长的还有他所住的那片地方的草木和人们。

溪河多桑榆,头几年载的小榆树不长榆钱子,正等到程寒七八岁年纪,院儿里的榆钱都冒起芽儿了,年年的夏末秋初,程寒就提溜个瓷碗去四处树梢抓榆钱。他外婆早年支边来到溪河,带着几双儿女熬过那个饥荒年代,自然会烹调万千食物。程寒最爱吃外婆用香油葱丝炒的榆钱,外婆总在把铁炒锅拾进柜子后念叨:”别的娃都喜欢觅零食吃,你个愣头天天爱吃个树叶儿。“程寒也不抬头,几口扒拉完就又跑了。

溪河不大,在整个镇子里往西南望出去,都可以看到几十里开外的山。山顶上常年有积雪,山型锋利,镇子上的人就都叫它冬山,这名儿怪,故外地人总是会纳闷儿这西边的”东“......

西河轶事序

//////飞机引擎启动,耳机中同时响起那些歌,时光就转瞬到两年前那个暗色的区间。这些事情像在木头上凿刻的槽,终于在某刻,雨来了,水顺流而下到了此刻——再次唤醒我。我始终相信,那首每天在西宁新区凌晨两点十字路口响起的Lost boys calling和归途中伴着灰尘与工地嘈杂的仰望天空,真实地一遍遍试图唤醒着我深藏在心的悸动,在蓄积到顶的那刻,才会有两年前那个破网挣脱的那个我。话归正题,西河轶事,我希望这是一本人物充沛的故事书,希望他们一个个鲜活和踏实。

//////断断续续写了两章不到,最初的构画实在太大,写起来步履维艰,但是过程还是有趣的,半夜写写这个,确实是不错的放松,比玩儿游戏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