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恨 ✖️ 2

或由于近期忙晕所导致自我境界的反复提高,导致了本爷痛恨下限的降低,这是严肃认真的,并非儿戏。

其一,小布尔乔亚们的小布尔乔亚情结是低俗、脆弱与丑陋的。这个群体中的芸芸往往认为他们掌握了通往高级趣味与人生奥义的钥匙,而事实上他们与真正的优美情操有一条致命的鸿沟:善良与诚实。可令人难以接受的一点,我自己或许也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我也能够在小布尔乔亚的柔波里享受它带给我的独立感、优越感以及方向性,但同时我也会由于为了维护它们,让自己不受控地难以避免地虚伪和拒绝外在。另一方面,我的体内似乎还流淌着无产阶级的血液,这让我能够适度的虚伪和克制的随波逐流。我之所以认为小资情结是低俗丑陋的,是因为这种优越感......

大数字时代革命_序

相信任何对“高迪出品”心怀崇敬的人,都不会愿意将这些建筑与参数化设计扯上丝毫关系。他们说,这是神的美学,是材料、结构与形式完整性下最伟大的自由创造,这一切理应和早已被肆意膨胀与立意扭曲的参数化或数字建造没有丝毫关联。

但无可否认的是,高迪建筑的各种特质,都扎实地踩中了参数化主义所宣讲的所有逻辑要害。形式上,参数化主义的原则是所有的形体单元是可变化的而非僵硬,体系间是有差别且相互关联的,而不是简单的重复和无关元素的拼贴,这些与高迪的形式语言高度统一。而在更深层的要义中,两者也都有同样的认知:每个构成的内容是可变却又被参量限定的,同时它们不趋同所归属的空间却又能相互关联。最使人印象深刻的一点......

一点感想

累。

旅间杂记其一

昨夜,刚与一众同行从P城奔波而来,歇脚一夜。今晨便又打点行李,与一好友直奔F城。这些年早已习惯与享受于快意奔走,仿佛只有在上千公里尺度下的闪转来回才能体验古时游侠们的诗意驰骋。机场在伦敦北部的小镇Luton(虽时至盛夏却仍寒风殷人),赶来发觉飞机晚点数小时,无聊之余便翻看先前的读物。

翻找最后又停在/乡关何处/,野夫这卷文集似乎已经成为了我的野性牛排。每每在生活混至俗恶不堪时,拿出一块煎烤吞下,心中就好似添上了几块柴火,燃起豪迈不羁。

来到第十卷中的王七婆,野夫笔下,到处都是他烈烈巴人的骨质。这位带刀行走江湖的诗人,辗转于人生的大富大贫和快意恩仇,为兄弟横刀立马,兄弟便为其插刀两肋,能在种种商......

从前那个看似不温不火但超然真实的我

伦敦的夏天就两周,这几天好像已经又到秋日了,有点冷。躺在床上仍睡不着,随便写写吧。

大多数的,我这人行走江湖总是不管不顾想到就做或想到就说,多是真实诚恳。偶尔的时候,心怀怨芥或是遇事烦闷时候,我自然是不能表露过多,则得是假模假式,活的也算是像模像样。而最近这段时间的模棱两可,就是有点不人不鬼不三不四了。

做事不精不进,说话不诚不恳,与人不理不睬,有点颓废有点招自己烦。我也懒得分析究竟为何。要是得举个例子,就像是【安妮霍尔】里的伍迪艾伦。

想想这几年,经历的事儿是多了些,且多是些扎心熬人的,我大概都快忘记几年前那个看似不温不火实则超然真实的我了。

每天都睡的很晚,躺在床上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人和事......

西河轶事{贰} —— 时间洪流(更完)

2009年冬,他正一脸胡茬的呆望着玻璃外浓烈漆黑中划过的白线。它们由近至远在不同的间隔出现,笔直的在黑色中刺过,速度极快但却又均匀,像是有着各自呼吸系统的二维生物。忽闪着,又出现另一种暗红色的线,它们要安静许多,像是在从蜡烛上滚下的蜡滴。许久,红线渐渐的和白色的线交缠在一起,融合成一种发亮的红色,它们变得越来越粗,丢掉了线的形状而慢慢变成一个个忽大忽小的八边形。最终,红色的八边形和漆黑一片的周遭也融化在一起,融化成红与黑。程寒喝下最后一口酒,拧上瓶盖。火车车厢里其他人都已经熟睡,咔嗒咔嗒的声音似乎是助眠的,他也晕乎的眯上了眼,这才发现眼眶中不知何时已溢满,眼睛一闭,一道道的划下来。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