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宇—理想三旬】

不浮躁,不造作,旋律娓娓道来,唱的是词,讲的是歌。

【张玮玮和郭龙-米店】

大多数人是从南方的李志那听来的“米店”,而原作其实来源于西北甘肃白银的手风琴手。是他写出也唱出了这一股弥漫南方小镇味道的曲儿。他们用朴素、深沉的语调与我们讲述了心中那小城隔世的孤独,还有那九十年代散发的独特的混着苦艾味儿的荷尔蒙味道。那些熟悉的街道树木会在岁月的更替里沉淀为永不更改的私人地图与物象。它们在你频频回望中变成一种可触可摸的回忆按钮。

【刘胡轶-从前慢】

木心的一篇诗,刘胡轶的一首曲,映出听者心中一汪不同的月。

【Green day-Good Riddance】

每个演唱会结尾,所有工作人员离场,Billie Joe会独自返场唱这首歌。它和演唱会其余歌曲截然不同,显得那么的不“朋克”;但换个方式理解,这首舒服的指弹在聒噪整场的演唱会末尾出现,这事件本身才最“朋克”。

【万能青年旅店-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这首歌,这个乐队,对我而言是没有之一的最佳。

(为什么?)

他们传达的思维逻辑是三观绝对正直。他们对世界饱含深情却内敛不张扬,他们反复责问自身却不轻易怪罪世界。

<十万嬉皮>讽刺当下的年轻一代: 敌视现实 虚构远方 东张西望 一无所长 厌恶争执 不善言说 终于沦为沉默的帮凶 。在他们的世界观里,年轻人应该:正视现实 脚踏实地 专注眼下 有一技之长 勇于挑战 敢于质疑 这样才不会有沦为平庸的借口。

<秦皇岛>写道“横渡海峡年轻的人,为了彼岸骄傲的灭亡”告诉年轻人,你为了追求更远更好的事情,就算惨痛失败也应得到赞誉,所以尽管放手一博。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有一句: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他们想说,无论你来自何方有何梦想,你依然得要活在当下,在与时间、爱情、生活的博弈中继续努力。

这个来自石家庄的小乐队用十年时间写了这张专辑的十首歌,他们用年轻时最困惑的十年写出了这些歌为我们去解惑,这样的乐队,怎能不为最佳。

【陈奕迅-最佳损友】

这首歌在讲一种友情。

它从未淡如水,谈不到相忘于江湖;又不曾烈如酒,似有多少热烈真性情。但又最真实渗透进你细极丝毫的思维,每时刻间举手投足,甚至抽丝一瞬的犹豫。它少有契机去畅谈兄弟豪情,但又最安稳的搁在你心沉处而少有波澜。

你的身边或许也有这样的友情,这样的人。他们个性如芒、造诣过人,却都在回归时真实出镜。他们骄傲跋扈、天生丽质,却又围拢一处不相斥。他们互相反感于对方的自我,自己却又沉迷其中,他们深知对方大脑,却又时常去模仿鸵鸟。这让你又爱又恨,便有了“不知我是你敌友,已无法望透”

但,还是深感幸运,他们对你弥足珍贵。世界在少时才准备为你们打开,现在也才刚刚开始。

【宋冬野-关忆北】

倘若我们忘了宋冬野已是“大众情人”,这张<安河桥北>便可以被称作完美的一张专辑。单从编曲的标准,“就道菜”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民谣音乐人的唱片,可贵的是,这道菜的原味还在,冒出一股干净的烟火气,它是这俗世中的一切,就是饮食男女,就是性灵食色,就是从俗世中来往俗世里去,它不厌世,不避俗,不羡天堂,不慕远方。

这首关忆北,歌词言语间如同穿梭于真实的冬夜风中和幻想的暖秋斜阳,你可以脑补出歌曲的一双色调,阴郁中他唱到“当你和我再次说起青春时的故事,我在下着雨的无锡乞讨着生活的权利”,在他幻想的暖阳下“有一天我又梦见那个装满乐器的教室,你就站在门口一脸羞涩的表情”,你看的到这个壮汉心中是有多少细腻深情。歌中说“爱情都是过眼云烟的东西”,而下一刻却又唱“你知道你的名字解释了我的一生”,显然他自己出卖了自己。

“柔软的地方总会发生柔软的事儿”,描绘了一个模糊的可能,一个地方或者一个人。如何去读懂“柔软”呢,是心底的含情,还是埋藏的期许,或者是恰当的距离,这些都不得而知。我们端得稳的仅是自己的生活,若是撇掉生活用尽自己去寻那柔软,那寻来的就肯定不是柔软,佛说,用尽则缘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