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十天时间的费尽心机,终于趟出了AA,或者说AADRL的第一步 —— 我们在汇报中全程沉默,仅用film的形式,讲述了整个方案。 感谢老郑和炜涵的全力合作,这个东西搞出来实属不易,但也着实有趣。

回忆心酸,那几日我光是写这个19分钟视频的剧本和台词就整整花了两天时间,其后队友二人又用其优秀的性格,彻彻底底的翻译了所有文字并配音。整个视频内容都是在After Effect、PR、Keynote、AU的制作下呈现。

要提到的是,我们用了极其科学研究化的方式,尝试去类型化了正方体分解后的所有状态跟可能性,以及分解后的所有步骤,并建立数据库。这是之前从未尝试过的方式,让我甚觉有趣。能感觉到的是,自己的逻辑框架建立能力,在近两三年得到了很大提高。更为突出和明显的是,对事物和事件的分类与归纳总结能力,这种能力起码在生活中让我觉得事事头绪可理清,在工作中总可以清楚的摸出概念的逻辑线索。是的,这一波自吹有点僵硬,可是俗话说的好:他僵任他僵,我从来不慌。

呈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nBdB5gHuVg&feature=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