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读了句好诗:‘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这妥妥的是超现实主义的佳句。(这句诗描写了,老妓女身染数病卧床不起,在深夜困顿时接到嫖客询价电话时的场景)

二.

基辅特锦赛,所有中国战队宣告出局。Guso排名第一的IG依然无法帮助中国打开在Major赛事中的颓势传统,止步四强。巴西战队的人来疯使人印象深刻。Burning的大赛冠军梦,等我去西雅图吧。

三.

写完review需要汇报和模型制作的逻辑框架,大尺度、轨道系统以及单体性格定义下的新设计方案,使我感到了一些兴奋。我大概觉得这学期最后做到的方案,应该是很激动人心的东西。

四.

快速又翻了一遍【黄金时代】,这次我似乎从里面读出了爱情。屁股上的一巴掌和敦社会主义友谊这两种行为,似乎有必然或偶然的联系。把这种激荡的爱情都能写的这么质朴平凡,王小波是多他妈希望让人们叫他人民艺术家。

五.

Laura Gibson的那首【Two Kids】,使我觉得开心。还在听【巴山夜雨纷纷】

六.

共吸烟7根,挺满意的,不多不少。

七.

整理房间,收叠衣服。屋子持续处于清洁状态已超过一个月。

默默的愿国内的亲人朋友,放下疲劳,得到休息。

睡了。

给朋友过生日,炜涵老郑和我,照片好像是Vicky拍的。老郑说现在装逼都用胶卷机劝我也买一个,我寻思了一下这个坑我还是不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