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关门,天气阴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工作也是无奈之举。三点躺床上,努力到此刻依然睡不着,不知道是大脑转速太快or毯子太热。不过据家人描述,失眠好像是家族遗传问题,行,这个锅甩出去了。

今天是国内考研日,我想这会儿毛蛋大概刚考完政治,估计刚被满卷子的十九大洗了脑,但愿这丫头能顺利考完接下来了几门。

睡前跟老妈聊了一会,深感她骨子里的善良温暖,周边一切烦心的事儿似乎与她都无关,老想着操点儿我的闲心。前两天跟我发了一段子揶揄我:都说女儿是小棉袄,儿子是皮夹克,然而小棉袄非常实用贴心,皮夹克却并不好用且显得鸡肋。我回她:这一轮提示非常重要,以后我自己就要个女儿好了。

群里随着过年的临近变得异常活跃,花哥整日与二超讨论高端体育话题,几乎每个论题都能给老子上升到历史评价的角度,令人完全插不上嘴,我深深为青岛光大担忧,核心员工都不跑业务天天吹逼为生。于师傅和骚明在旁边跟苟少打打趣,看得出来还是处于半紧张的工作状态,令我欣慰。于师傅自称现在是业务一把好手,酒桌上的变体精灵,我只能说吹的可以。李杨近几个月完全没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死实验室里了。不知道强子今年有没有假期,希望军区没有把侦察连过年时候扔到荒郊野岭,让这厮回来一趟,一琢磨tmd已经两年多没见。还欠苟操盘手与宋检察官夫妇二人一桌饭,赖不掉,之前还说回国直接去成都给二位赔罪的,目前的行程看来只能回家见了。已经两年没聚,想想就来劲。

Ellen最近跑去柏林不知道忙乎什么,几天前说好久没一起喝酒畅谈了。一细想,从去年开始,几乎每个周五,都在她那儿进行铁三角喝酒会晤。自从这学期,大家都忙的焦头烂额,几个老友几乎没怎么聚过,再不见估计就要跟我翻脸了。

看到苏老师给自己头像添了一帽子,原来头像没头也能这么玩儿。但愿没注意到我这个点儿还没睡,gl。

祝我能迅速睡着。

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