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最后一刻出门,2017年的年初回到屋子,路上时而有烟花爆裂的声音,并不突兀。冰箱里面翻出一罐儿可乐,扶着扶手上楼,稍微有点晃。听到楼上电脑还在不停播放歌曲,再上一层,便听到了那首。有时觉得机缘确是如此可爱,故事发生时又总是如此安静,但我懂自己,在一个对未来起决定性影响的时刻到来时,我总是能清楚的感知到:未来的自己会在另一个维度敲打着我的脑神经“嘿,记住现在”。是的,不用他说,我也会记得,在距离家乡万里之外的伦敦,那条河已经从现在开始等待着我去看它了,我不会背弃对它的承诺,带着承诺去看它。寒冬深夜的河滩仍是干涸的,此刻在我眼前,它波浪颠簸,声势涛涛,我看得到每一处浪,每一卷涡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