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到陈凯歌早些年写的自传<少年凯歌>,发现这位拍过几部烂片的电影大师,居然有如此斐然的文笔。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一九六五年,我十三岁了,

我开始在人前饶舌,

又在饶舌者面前假装沉默,

人到十三岁,

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已相当重要,

而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

读到后不得不无比惭愧的承认,即使是20岁时候的自己,依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幼稚。

而如今,如果套用上述句式,我会写成:

“二零一七年,我二十七了,

我习惯在人前沉默,

又在沉默者面前欣赏沉默,

人到二十七岁,

自以为对这个世界从来都并不重要,

而世界却已经准备接受你的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