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由于近期忙晕所导致自我境界的反复提高,导致了本爷痛恨下限的降低,这是严肃认真的,并非儿戏。

其一,小布尔乔亚们的小布尔乔亚情结是低俗、脆弱与丑陋的。这个群体中的芸芸往往认为他们掌握了通往高级趣味与人生奥义的钥匙,而事实上他们与真正的优美情操有一条致命的鸿沟:善良与诚实。可令人难以接受的一点,我自己或许也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我也能够在小布尔乔亚的柔波里享受它带给我的独立感、优越感以及方向性,但同时我也会由于为了维护它们,让自己不受控地难以避免地虚伪和拒绝外在。另一方面,我的体内似乎还流淌着无产阶级的血液,这让我能够适度的虚伪和克制的随波逐流。我之所以认为小资情结是低俗丑陋的,是因为这种优越感是仅仅建立在自我认知上的,我并非要否定自我认知的重要,而是说自我认知的高级与层次在时代变迁的力量下是微不足道的,是极易被影响的。一旦小布尔乔亚们的自我认知体系收到一些影响变化,他们就开始展现其丑陋的一面:开始用虚伪的传教与可怜的自我欺骗来维持生存。所以可以想象,在一个稳定的时代,小布尔乔亚会滋长与泛滥,但是却最无声;在一个混乱的年代,小布尔乔亚开始动荡和消亡,但是却又声音最大。

另,我开始能理解共产党宣言中曾提到的关于对小资产阶级的描述了,我相信如果生在1920年代,如果那时的我也在海外,我绝不会成为那种出入法语读书会的归国精英,而是会义无反顾的参加地下党。

其二,我痛恨不努力的人,不行动的人,尤其痛恨习惯为自己开脱而喋喋不休的人。不努力说明一个人懒惰,不行动说明一个人没有魄力,喋喋不休为自己开脱说明一个人的不自知,这可以理解成为为自己注射精神麻痹药物成瘾的人。上个月傻明博客里说到,他仍找不到为什么而活,我留言给他:为了愤怒而活。什么是愤怒?愤怒在我来看只有一种,就是对自己的愤怒,人始终会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能有多疯狂或者多平静,能有多大的能力或者多坚强的隐忍,一切都是无底的深坑,永远无法探究,这种深埋于内心的无法自知让人愤怒,而且是永恒的,这与外界的一切都无关,是活着的唯一动力。所有不努力与不行动的人,往往都是极其物质与市侩的,现实世界的东西太过于直接,直接到你想要就可以瞬间激发你,而同时也有可能瞬间失去动力而立刻停下,因为你或许又不再需要或另有所求,这终将让你一事无成。

以上两则作为鞭策与戒尺,望君努力。希望明天能再早点躺床上,调整作息。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