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性循环开始,又是整一年没有写东西。当然了,惰性循环也并不该获得全责,这一年生活状态比起往日确也有了巨大的不同,无论心态还是状态都在趋近于一种——类中年死水滩般的僵硬。情感有稳定的寄托固然也是今年巨大的变化,但除此外我也愈发清晰地发觉到自己的堕落,似乎人总是在看清金钱的时候便会对其余所有事物失焦,这种意识到自己的短视却又无法作为的感觉真的糟透了。

我仍在静静等待自己下一次血脉喷张地追逐一个目标的时机,我渴望在那种状态下能够获得的血肉,那个暴走自己,是我存于此的目的。去年给自己定了些务实计划的,今看来还确是完成了。第二十九个年头开始,虽是奔三但仍然保有少年气,我觉得这总归是好事。我希望在未来三年可以不挣扎的在这个国家生活着,生活保有激情在,生活没有绝望时。每到这时,我都感谢自己的自我救赎,感谢之前无数的苦痛煎熬,感谢自己的脆弱敏感和坚韧乐观。

好运吧少年,莫要回头,前方尽是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