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信誓旦旦说要早睡。

起初我为自己的决心感到骄傲(让我一点前就睡觉甚至比八点就起床更加痛苦),为了自己的身体和跟别人吹的牛,草草洗漱完毕,随即就使用了一套‘5253B’扎进被窝。

然后:

1.回复了Wechat/Ins/FB中各种类事务。

2.我有信心,两点前进入深睡眠。带上耳机,开始今天的睡眠单曲循环,Blur — Fool's Day。

3.随手翻翻知乎,看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下午睡觉醒来后容易有阴郁迷茫之感?” 我的心里活动:这问题逗出边际了,只有早上五六点醒来才容易有阴郁迷茫之感吧,下午睡醒不应该是神清气爽开开心心迎接夜生活?翻了答案与评论,我意识到,是我比较逗一些。/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492569/

4.关电脑前喝的两杯茶开始发功,大脑转速提升,开始自觉联想到白天做方案中一些模型参数的数据,并意识到一些潜在的问题。我很想抽自己两嘴巴,在早睡这场战役中,我,只能战死,决不能临阵脱逃!

5.自我教唆并没有起作用,但耳机中的Blur又随即发功,我居然...无耻的跟着...晃了起来,stop,stop,stop....Tv on,of course caffeine.我居然...又跟着...唱了起来WTF

6.这种情况下,我没有自我放弃,停止唱歌,紧紧地闭上眼,把手机推到20公分远的地方。我清楚,此刻,我需要的或是红黄蓝老师们的一片小药丸。但这个想法很快消失了,在我想到‘叔叔光溜溜,童童也光溜溜’之后。

7.大脑愈发清醒,浑身不自在,但我坚持不拿起手机,这是意志力与人性的搏斗。心说,这难道是宿命,凌晨五点出生的我,就得每天凌晨五点才能睡?

8.手机突然开始BiBiBi响起,‘Bibibibibibbi’,这是Messenger的呼唤。我TM一把(动作很快)就抓起手机,进行了兴奋的指纹解锁,光速打开Mess。我看到,Anri正在发一堆科技视频过来,情绪上似乎是非常兴奋,并说了一堆夹杂俄语的英文。我并没有很care那些视频,总之,我又合理的打开了手机。

9.自此,向人家学习的早睡计划,气氛上是宣告破产了,码字的此刻时间,4:10AM ;)

陈词完毕

来自,早睡界的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