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下午跟炜涵给马达换电路板。我左手捏着电路板,右手拿着线,炜涵端着烧红的焊棒就靠过来了,当那东西移动到离我手的实际距离不到3cm的时候,炜涵就停住不动了,很认真说了一句:小悉,你这手怎么看上去粗糙了。我这一琢磨,对啊,到底是为啥呢,难道这一周天天抱着钻机打眼儿操劳出来的?

然后,手就被烫了。

2.王老师最近逗的不行,情绪一天七八个变化,且每种情绪就对应一个下意识动作。生气时候,一定会仰头侧脸。开心时候,一定会双手同时拍打双腿侧面。激动时候,一定双脚快速踮脚尖。简直可爱啊。

3.婳儿迷迷糊糊的,听着想让她再睡会儿。

4.明跟lz拍个场景电影,lz问我想不想客串演员,我说不了,让年轻人先演。说完,我就想到老早前克拉玛依大火里的梗:让领导先走。

5.群里有人发一个关于‘戒赌吧’的文,太狗了这帮人,哈哈。

“留卡号,心意钱,打多打少是个缘;跳五楼,摔不死,坏了神经美滋滋;跑沙县,蹭网咖,稳如赌狗进戒吧;撸小贷,支付宝,老哥稳如坟头草;我借钱,靠实力,借来哪有还钱理”

来来来小伙子,请你关掉farbox,把明天要laser和3dP的文件麻利儿弄好,滚床上睡觉去。好,我这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