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版本地址youtube(配音Senior Fe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Y5M4d9Xmc&t=2s

{}: 影像

[]: 音乐

【】:背景语言

():记忆提示

. :从属

A.Intro /Connected door

Keep reminding yourself of the way things are connected,of their relatedness. All things are implicated in one another and in sympathy with each other. This event is the consequence of some other one. Things push and pull on each other, and breathe together, and are one.

————Marcus Aurelius

1.人类当前的社会状态,被前所未见的复杂性所包裹,它体现在一种混沌秩序下所引导形成的无序性和确定性的混合。

2.城市的扩张和萎缩正在失序,人们之间的群体、意识划分呈现碎片化与隔离化的趋势,这与几十年以前的由意识形态、阶级属性主导的划分方式截然不同。

3.人们开始认为,世界在急剧的分裂与变形,价值取向的多样性和矛盾性将会引发更为严峻的问题。

4.然而,换一个角度,世界的多元趋势或许正在引发一种崭新的变革,多种事件之间的再结合以及事件间的再迭代行为,将会引发极为精彩的可能性。

5.这种强烈的对比与矛盾,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近四千年的时间内,各个区域的人类在不同的时代中始终在各自的主流价值引导下繁衍生息(帝国时代、宗教、封建统治、文艺复兴、启蒙运动、资本时代、红色革命时代、独裁统治(金胖胖)),建筑则始终被人类的主流价值所牵引(各类建筑)。

6.即使是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都可以意识到社会中的方方面面于过去相比,都在发生着反复的剧变。而为这个复杂时代找到一种适应性(建筑角度),则可能是极其困难的。人们尝试着打开一扇门,去探索那个门里的世界,得出否定的结论,然后又进入下一扇门做同样的事情,然而再被否定,如此周而复始,人们丧失了热情。同时人们开始自我质疑寻找这种适应性的可能性。{17:43-18:05李献计历险记}然而,这种适应性真的不能被发觉吗?或者,如何去再次定义这种适应性?

{【7:43-9:05】}.福柯interview(从结构主义的角度阐述了,一个事物的整体性,和这种整体性的存在。即使其内部各个部分具有复杂变化性,其整体将会始终呈现其特质)

////////福柯视频结束,本章节完。

B.1900s Liner of Architecture

1.{Portcity}(作为开头,无声音,无配音,在本片结束后,出现标题:B.1900s Liner of Architecture,三秒黑一次,三秒黑一次,三段结束,然后显示标题)

2.社会总是在经历变革和转折{海水123}海水声,毫无疑问,1900年前后,西方世界就经历了由于工业革命、艺术革新引发的变革,即使从当下的角度去想象,一百多年前的这场变革所带来的冲击力也是持续与巨大的,人们在不适应的状态中开始尝试用新的视角去观察那个世界。而建筑之舟,不可避免地在这股强风中转变着航向,人们在转向中克服着眩晕和颠簸,有人在船上争吵并回忆过去的航路,有人用望远镜找寻方向,有人用指南针定位大陆。无论如何,在这次伟大转向中,船员们意识到了风暴后必须改变的航行规则,并经历了改变规则后的变化,它们使人振奋,它们使人困惑,它们是Blue Sky Thinking,它们也是Blue Sky Bargainning。

3.最终,在经历的半个世纪的颠簸后,这艘建筑之舟还是找到了航线,到达了那个时代的大陆。

4.“American”是一种指代,这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建筑巨匠们所能触到的顶点,新的空间形式,材料带来的空间的解放,Object-type的深入人心,这都会让看到大陆的人们振奋。但,当大陆最终展示在建筑师面前后,他们的心情应该是复杂的。

The Joint(after4sec):

C.1960s Silver lining

1.如果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向自己的文明上掷下一枚炸弹,使得世界多数重要文明区域都陷入了巨大的物质匮乏和文化低谷之中。那么,在战争结束的十余年后的建筑领域,那颗炸弹又再次产生了剧烈的内向爆炸,但取代它破坏力的是其激烈的思辨与伟大的畅想。在皮拉内西与布雷之后,建筑从未如此疯狂地被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所统领,建筑师把想象力延伸到疯癫般的不可企及,他们甚至将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框架引入“日常生活批判”,借此脱离资本主义所建构的日常性而以游戏和节日的方式摧毁表象的城市景观。

2.这种想象力不同于柯布希耶所畅想的巨型城市,也不同于莱特设计的1600m高的摩天大楼,这种想象力的产物或许已经成为了一种宣传途径、一种驱魔巫术、一种具有颠覆性的诡计,但即使从这种角度去理解,那种想象力所带来的成果依旧是那个时代的silver lining【Hi ho silver lining】,甚至蔓延至今,依旧可以被作为类比的解读。

3.谈及那个时代,富勒始终是重要的一串引线,他对“一号”乌托邦的构画影响了之后的大多数朝圣者。

4.在富勒的新未来主义畅想下,archigram也在运行到破晓前的黎明,但在谈及archigram之前,或许我们可以先把关注点放在新陈代谢派上。

5.(archigram剪辑)库克脑中的城市建筑具有一种游牧式的自由和非永久性,他们试图拆解资本哲学中生产资料恒定的概念,而这最终也成为了Archigram的设计哲学之一。

6.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我们开始把视角移向法国。这个世界总有相似的逻辑存 在,一个国家在转型和发展加速初期,总会出现不适的阵痛与痉挛,在戴高乐时代的末期,这种情况也不可避免的出现,在May68,积压的隐痛终于发作。对法国而言,这场发作是正向的,在东方的语汇中,这通常被称作“刮骨疗毒”。

7.may68伴随着戴高乐时代的终结,也宣告了蓬皮杜时期的开始,被治愈的法国需要用一个事件来宣告自己的康复,而beauborg则在此时被选中。

8.蓬皮杜中心所体现的技术层面的变形——极大的灵活度与不确定性和所影射的精神已经远远超过了建筑设计本身,它不仅仅表达了对法国历史背景的反馈,更重要的是它寻找到了那个时代所具有复杂性下的适应性。这种适应性的概念不同于匹配性,它或许应该被视作为一种具有表达功能和技术输出功能的场所性。

D.Outro

相比于1970年代的法国和1960年代欧洲,当前时代的复杂性是前所未有的,但潜藏在社会错综复杂的激流下的结构性框架和运转方式,是始终有其逻辑性的,一种大和的适应性一定存在。同时,或许追随这种适应性和逻辑性,才是寻找建筑的transformative的途径。

(局部的快速画面倒退,来反证与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