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很妙。

如果用三句话来讲述这一年,他们应该分别是这样的:

其一:一口烟下肚,继续忙碌,像鱼养久了不换水。

其二:一句话扎心,四顾错愕,像鱼吃快了卡咽喉。

其三:一转头决绝,执念一跃,像鱼疯了。

记得辗转半年后,写了一段话在手机上:

一年光景

二十六趟列车,十九班飞机,十一座城

一回执念,一汪明月

太多路上,难免自问幻想

多少挚友,彻夜醉酒欢畅

几许动人,难数故事景象

今路归起点,我已在另一端

脸皮如城墙,反复锤炼

内心若顽石,愈发赤诚